ZCrab

是了,是了。
每个文手都有独特的文风,就算再怎么掩饰也消不去的。
我大概有一种能力,文字具象化的能力,因此我能抽离出每篇文章中的画面。
画面微妙地重叠了,那它们就属于同一个来源。
画面是清冷的,黑白灰交织的,所有鲜活的事物都蒙上一层雾的。
于是我就知道它是她写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我在一开头就有这种感觉了,会死的,活不下去的,已经无法被拯救了。
在另一篇里,也是这一死掉了。
所以啊,就看出是一个作者的文章了。
说了那么多,赞美大大。文章真的太美了。
这是让人情愿看完的be。
你刚看了开头,就被卷进去了。
出不去啦。

(这是一篇希望但不指望被看见的,不算文评的文评)

现在快凌晨两点,我刚看完一堆同人,窗外下着大雨,晾衣杆劈劈啪啪地响,刚刚有数次闪电与pad的光交相辉印。我现在还有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我明天(今天)要到说远不远的地方试炼。
上战场前的人都会这样吗?
我觉得这些感想很没有意义但值得记录,但因为诸多原因除了lofter没有别的平台可以让我安心发表,而lofter app不发图就无法单独发出纯文字,于是附上我的向日葵。
现在雨声交织,气氛正好,我无法决定继续熬夜还是沉入睡眠。再议吧,随缘吧。

中也生日快乐🎂!!!请一直帅气下去!!!

目前比较完整的作品,想要为坑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色松】每个星期五的自杀

说明:

  • CP为色松,无差

  • 正常HE保证,即两个人普通地活着并且在一起

  • 设定为一松是独生子,空松和其他四兄弟是五胞胎

  • 背景在空松事变后

  • 可能有OOC,欢迎指出、建议


他张开双臂,风卷得衣角翻飞,从后方紧紧拥住他瘦弱的身躯。


有些冷,不过与我还真是相配呢。


额外的温暖就像是为了挽留弱者而存在的施舍,它每次只给出足以把人拉回来的一点点分量,却从不提供用以支撑的补给。但即使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任性的温暖,想必根本就不屑于我这种多余的存在吧。它会绕过我,就像贪婪吞噬一切的火舌绕过不可燃垃圾一般。 


但我不需要也不会再需要别的温度了不是吗?


夜很黑,却无法溶解悬崖阴沉的轮廓,而他是那个轮廓上一个微微突出黑点。 


一松就站在悬崖上。


对,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后悔吗?完全不。原因?不需要。这只是地狱的新生迟到太久的报道罢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需要我,赖在这里二十多年,还真是抱歉啊?


抬起头来看一看,果然是一片虚无的黑暗,就像我的未来,看不清,亦或是本来就不存在。一直低着头弓着背走路就是为此,因为完全不会错过任何东西。


迈出一只脚,另一只脚再跟上。对,就是这样。多简单啊,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直到再也迈不开脚就行了。 


越来越近了,还剩四步,还有三步,两步了,只剩一步就……


“Hellooooooo~~~~~~~ 你也来自杀吗?”



悬崖上原本还在缓缓前进的黑点肉眼可见地停顿了一下。


那句不能再不合时宜的问候在其形似高能磷酸键的无数后置小尾巴中蕴藏的巨大能量驱动下划破夜幕,突兀地在死寂的悬崖上空炸裂开来,绽出一朵朵花名、花语统称为“尴尬”的礼花,并用它本身惊人的声浪威力和“悬崖”场景自带的扩音BUFF成功地使一松玩家一个踉跄,险些栽下悬崖。


等等,我们的一松玩家的系统任务似乎本来就是“栽下悬崖”,并藉此达成“死亡”的终极成就。所以,修正一下:这位不知名玩家强行打断一松玩家的任务进程,使其大为光火。


一松极其缓慢地调转着身体方向,身边逐渐升腾起极为具象化的由阴暗气场提炼而成的紫色火焰,这让他看上去比起“寻死”者更像是寻“死者”的死神。他操纵者蓄满的怒气值,在脑海中为自己的黑名单预留了一个上好席位——不,不是那种“屏蔽此人消息”的黑名单,而是“见一次砍一次”的那种。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卫衣、吊着绷带的家伙。他脸上缀满了期待的灿烂笑容让一松一秒破功。


什么情况?这个开朗得冒傻气的家伙是什么情况?啊,他说他“也是来自杀的”是吧……自杀?就这智商?啊,动了!他朝我挥手了!他到底要我哪样啊?!难不成我也要挥挥手笑一笑然后过去握着他的手对他说:“对啊我也是来自杀的好巧啊我叫一松很高兴认识你今天天气很适合自杀呢要不要们石头剪刀布决定一下你先我先还是一起跳?”


“嗯。”——来自面无表情在心里一口气刷完以上一长串弹幕的一松。


然而他的冷漠却成了对面那人的兴奋剂。只见他一跃而起——一松承认自己的心也与他一起“跃”了一下——在半空中加速猛冲过来握紧一松的手说道:“我也是来自杀的好巧啊我叫空松很高兴认识你今天天气……”


一松在他即将完美应证自己的预言之前及时地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其叫停——不然他完全不敢保证对方的终极成就栏中被点亮的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TBC


后记:

  • 结果空松才来得及讲出名字……

  • 有病的小彩蛋:

“好巧啊。”——棒读自面无表情在心里一口气刷完以上一长串弹幕的一松。

“不巧,我在等你。”

一松:??????

关于颜色的片段式短句

1

他把我的心染成了蓝色。

我并不讨厌,就留着了。

2

我的心成了一片天空,

他的心中却是彩虹。

3

我想将他染成我的颜色,

但心中除了蓝色已经一无所有。

4

我把紫色的颜料泼满他全身,

唯独无法沾染他的心。

5

他能把蓝色分给任何人,

我连自己的颜色都失去了。

6

如果他的心是玻璃做的就好了,

这样不管是我还是别人,谁的颜色都沾不上了。

7

他能忽略我给他的颜色。

我讨厌我自己。

我不能舍弃他给我的颜色。

我讨厌他。

8

以上四句按任何顺序组合意思都是对的。

9

——“我讨厌蓝色。”

——“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蓝的的。”

10

我讨厌蓝色。

那我到底喜欢什么颜色呢?

11

我讨厌的是蓝色,

还是仍然喜欢着他的自己?

12

我喜欢蓝色。

我还是喜欢他。


【色松】空心球壳 01

色松无差,微微偏kara一

是系列文,是HE,是练手

也许有OOC,也许有后续


你知道吗?一个空心球壳内部,不管在哪一处,物体受到的引力的合力都等于零。


我觉得,空松就像一个空心球壳。


他的心是空的。


不,并不是说每个人在他心里都毫无重量。他从不拒绝任何一个求助的人(啊,说得好像有多少人会向他求助一样);他能举着“Free hug”的牌子在桥上站一天;他被假乞丐骗去钱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庆幸那个人不是真的那么惨……他用同等的温柔对待每一个人,他能为任何一个人付出自己的一切。


他说他喜欢温柔帅气的自己。他用墨镜向烈日和乌云平等地致以敬意,用痛断肋骨的服装悄无声息地犯下无(e)意伤人罪行,用夹杂着各国语言的词句冲刺激旁人的神经。但在我眼里,这尽是些伪装、戏服、台词,只是为了向外界塑造一个名叫“松野空松”角色:一个能把真正的松野空松掩盖起来,掩盖到即使是自己都无法定位的角色。就连那些他引以为傲的温柔,也只不过是一颗空心外用来敷衍别人、欺骗自己的包装纸罢了。


但如果“拥有一颗空心”有着“不会伤害别人,也不会被别人伤害”的意味,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也是无可非议的对吧?但是,他能为每一个人付出一切的这一点,看似每个人在他心中的分量都一样重,实际上就等同于每个人在他心中都毫无重量。他用同等的温柔对待每一个人这一点,看似比世界上任何天平都要公平,实际上比任何你能想象到的酷刑还要残忍。


特别是,对于那些爱着他的人。


特别是,对于一直以来喜欢着他的我。


4.2!!!
说什么也要发一个
草稿流,赶时间
一点也不好吃的宗教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