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rab

石青不足。搞笑漫本职,没救了。

【色松】每个星期五的自杀

说明:

  • CP为色松,无差

  • 正常HE保证,即两个人普通地活着并且在一起

  • 设定为一松是独生子,空松和其他四兄弟是五胞胎

  • 背景在空松事变后

  • 可能有OOC,欢迎指出、建议


他张开双臂,风卷得衣角翻飞,从后方紧紧拥住他瘦弱的身躯。


有些冷,不过与我还真是相配呢。


额外的温暖就像是为了挽留弱者而存在的施舍,它每次只给出足以把人拉回来的一点点分量,却从不提供用以支撑的补给。但即使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任性的温暖,想必根本就不屑于我这种多余的存在吧。它会绕过我,就像贪婪吞噬一切的火舌绕过不可燃垃圾一般。 


但我不需要也不会再需要别的温度了不是吗?


夜很黑,却无法溶解悬崖阴沉的轮廓,而他是那个轮廓上一个微微突出黑点。 


一松就站在悬崖上。


对,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后悔吗?完全不。原因?不需要。这只是地狱的新生迟到太久的报道罢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需要我,赖在这里二十多年,还真是抱歉啊?


抬起头来看一看,果然是一片虚无的黑暗,就像我的未来,看不清,亦或是本来就不存在。一直低着头弓着背走路就是为此,因为完全不会错过任何东西。


迈出一只脚,另一只脚再跟上。对,就是这样。多简单啊,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直到再也迈不开脚就行了。 


越来越近了,还剩四步,还有三步,两步了,只剩一步就……


“Hellooooooo~~~~~~~ 你也来自杀吗?”



悬崖上原本还在缓缓前进的黑点肉眼可见地停顿了一下。


那句不能再不合时宜的问候在其形似高能磷酸键的无数后置小尾巴中蕴藏的巨大能量驱动下划破夜幕,突兀地在死寂的悬崖上空炸裂开来,绽出一朵朵花名、花语统称为“尴尬”的礼花,并用它本身惊人的声浪威力和“悬崖”场景自带的扩音BUFF成功地使一松玩家一个踉跄,险些栽下悬崖。


等等,我们的一松玩家的系统任务似乎本来就是“栽下悬崖”,并藉此达成“死亡”的终极成就。所以,修正一下:这位不知名玩家强行打断一松玩家的任务进程,使其大为光火。


一松极其缓慢地调转着身体方向,身边逐渐升腾起极为具象化的由阴暗气场提炼而成的紫色火焰,这让他看上去比起“寻死”者更像是寻“死者”的死神。他操纵者蓄满的怒气值,在脑海中为自己的黑名单预留了一个上好席位——不,不是那种“屏蔽此人消息”的黑名单,而是“见一次砍一次”的那种。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卫衣、吊着绷带的家伙。他脸上缀满了期待的灿烂笑容让一松一秒破功。


什么情况?这个开朗得冒傻气的家伙是什么情况?啊,他说他“也是来自杀的”是吧……自杀?就这智商?啊,动了!他朝我挥手了!他到底要我哪样啊?!难不成我也要挥挥手笑一笑然后过去握着他的手对他说:“对啊我也是来自杀的好巧啊我叫一松很高兴认识你今天天气很适合自杀呢要不要们石头剪刀布决定一下你先我先还是一起跳?”


“嗯。”——来自面无表情在心里一口气刷完以上一长串弹幕的一松。


然而他的冷漠却成了对面那人的兴奋剂。只见他一跃而起——一松承认自己的心也与他一起“跃”了一下——在半空中加速猛冲过来握紧一松的手说道:“我也是来自杀的好巧啊我叫空松很高兴认识你今天天气……”


一松在他即将完美应证自己的预言之前及时地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其叫停——不然他完全不敢保证对方的终极成就栏中被点亮的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TBC


后记:

  • 结果空松才来得及讲出名字……

  • 有病的小彩蛋:

“好巧啊。”——棒读自面无表情在心里一口气刷完以上一长串弹幕的一松。

“不巧,我在等你。”

一松:??????

评论

热度(14)